把好未成年人直播打赏关
2021-03-26 08:37 来源: 河南日报

未成年人使用成人亲属账号的打赏是否有效?打赏出去的钱该不该退回?3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的一起典型案例给出了答案。

16岁的刘某使用父母用于生意资金流转的银行卡,多次给某科技公司平台主播打赏,累计金额近160万。父母得知后,希望平台退还全部打赏金额,遭到拒绝,后刘某诉至法院。经法院调解,刘某撤回起诉,某科技公司全额返还打赏款项,并已经履行完毕。

案件以和解画上了句号,但人们对未成年人直播打赏的热议并没有结束。最高法表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进行网络游戏和打赏时,支出与其年龄和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在未得到法定代理人追认的情况下,其行为依法应当是无效的。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意思很明白:孩子不懂事,乱花的钱大人不认,要退。

网络平台马上诉苦:网上看不到真人,无法判断打赏者是不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打赏一方要有证据证明不是大人而是孩子操作的。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有义务管理好自己的手机。

网友不干了,纷纷指责网络平台:无法判断打赏者真人情况,说明网络实名验证能力较弱,“青少年模式”存在漏洞或者说平台压根儿就没想屏蔽孩子。像刘某打赏一百多万,家长竟毫不知情。如果每次打赏时平台都发个短信提醒,家长怎么可能不知道?

辩论归辩论,近年来未成年人打赏事件频发是事实。像“某富二代一次给主播打赏7万”“女童深陷打赏,花光家里10万元彩礼”“9岁娃玩快手,三个月打赏五六万”,等。据统计,目前我国网络直播用户的规模高达4.25亿,而11-16岁的未成年人已占网络直播观众总数的十分之一。如何规范网络直播平台,如何修补未成年人打赏暴露出的漏洞,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今年2月9日,国家网信办、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等七部门联合发布指导意见,明确网络主播不得接受未经其监护人同意的未成年人充值打赏;网络直播平台应当对单个虚拟消费品、单次打赏额度合理设置上限,必要时设置打赏冷静期和延时到账期等内容。

“新规剑指直播打赏乱象,对网络直播行业的规范化发展提供了规则指引。”河南陆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政文说,要求必要时设置打赏冷静期和延时到账期,这是更多地考量了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有利于引导网络公司进一步强化社会责任,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的网络环境。

至于网友提出的实名验证能力较弱、“青少年模式”形同虚设、短信提醒等问题,这些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去完善解决。只要网络平台愿意做,问题很快就能解决。比如,要求注册人拿着身份证拍照上传就能增强辨别能力。

“在诸多未成年人巨额打赏的报道中,我们不难发现,故事的主人公都有年幼、家庭管理松散、沉迷网络等相似特质。我们在大声疾呼平台监管的同时,不能忘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河南郸城县第三高级中学教师展君蕊表示,作为未成年人的父母,妥善保管银行账号、身份证等,这些都不难。真正难的,是教育孩子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培养他们的自律意识。抓住内因才是减少未成年人打赏事件的根本。

“表面上看,是孩子对金钱认识不足,缺乏金钱教育,实质上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习惯造成的恶果。他们把花父母的钱当作理所应当,兴头上根本不考虑后果。”展君蕊说,改变孩子的不良习惯,需要教师、家长、社会一起努力。首先要提高孩子对事物的鉴别能力,让孩子知道什么东西值得打赏,什么东西是在浪费时间和金钱。其次要告诉孩子,与其“拼搏”在一场场对别人的网络打赏中,不如通过努力,在现实生活中实现个人的成长成才和成功,去赢得别人的打赏,这样的人生才更有价值。(徐荔)

责任编辑:   侯春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