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监人手记 | 退伍不褪色
2020-07-31 17:13 来源: 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

“每天晨会就你答到的声音最大最有精气神!”晨会结束后,身边同事对我说,“看你干工作总是小跑着,就没见你慢悠悠地走过路,从你身上看到了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

“跑起来能提高工作效率,我在部队养成习惯了。”我笑着解释。想起在部队时,答到声音小、动作不迅速的人可没少被班长教训。

转眼间又到建军节,下班后给连长打电话问候他,连长说:“记得你刚来新兵连的时候,过年给家里打电话,全连女兵就你一个没有哭,训练最苦的三个月,只有你天天跟打了鸡血一样精神百倍。”

每次给连长打电话他都会说起这些事。连长是我在部队最敬重的人,他总是用最严格的训练标准要求我们,也用最关切的举动温暖我们,就算离开部队多年,我还常常向他“汇报工作”。

2012年退伍后,经过努力,我通过公务员考试,成为一名乡镇纪检监察干部。从一名退伍老兵转变为一名纪监新兵,面对新兵魔鬼训练都没有掉泪的我,却因为新的岗位新的工作哭了鼻子。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在部队我凡事都冲在最前,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业务尖兵。刚接触基层工作时,我一身干劲儿,认为自己在部队锻炼过,做其他工作肯定也没有问题,着手去做之后才发现基层工作千头万绪,我的一腔热血常常被实际情况泼冷水,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对于工作也渐渐打起了退堂鼓。

2019年底,我刚刚分包高庄村,村干部以及贫困户都对我持怀疑态度,每次我去村里走访入户,村干部都敷衍了事,贫困户看我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还说着外地口音,也与我交流甚少,我怎么也找不到突破口。“一个90后小姑娘,能有什么经验。”“以前我们的包村干部可比她能干多了。”“我们高庄村可别被她这样没经验没能力的人包成差村了。”听到村里人这样议论,我心里委屈极了,只能晚上悄悄躲在被窝里流眼泪。

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发,我作为高庄村包村干部第一时间到村里进行排查与岗点值班工作。一开始有些年龄大的村民不了解情况,不愿意配合,不听劝说执意如往常一样在村里闲逛,于是我便耐心地一个个做工作,早上最早去村里,晚上值班到深夜才回到住处;我每天和村干部一起负责给村里消毒,挨家挨户排查外地返工人员,做到无一遗漏,并给隔离户送去消毒物品和生活必需品;村里的贫困户郅桂英家里由于缺少劳动力,没有什么收入,加上她的年龄较大,行动不便,难以买到防疫物资,我立即把自己买的口罩、酒精给她送去,并及时了解她的生活,帮助她解决一些困难。

就这样,疫情期间,整整两个月,我都在村里坚守岗位,通过村民们的积极配合,高庄村无一例疑似或确认病例。渐渐地,我用行动赢得了村民们的心。村民们对我越来越信任,我也越来越觉得,工作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干,又变回了以前不轻易掉眼泪的“女汉子”。

6月份,由于工作调整,我不再分包高庄村。前段时间下班路过高庄村,村里的玉芹姨看到我热情地叫住我,嘱咐我等一下,说她种的西瓜熟了,给我拿一个尝尝,推辞不掉,我在她家里吃了一块西瓜。回家的路上,感觉连晚风都带着西瓜的甜味。

“在征服宇宙的大军里,那默默奉献的就是我。在辉煌事业的长河里,那永远奔腾的就是我。不需要你认识我,不渴望你知道我,我把青春融进,融进祖国的江河。”这是我最喜欢的军歌,并一直以此激励自己、要求自己,即使在基层小小的岗位上,也要尽己所能地发光发热。(王培婷)

责任编辑:   段君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