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与血的历史中接受心灵洗礼
2021-10-12 17:33 来源: 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

近日,以抗美援朝战争中长津湖战役为背景的电影《长津湖》引发观影热潮。有观众在影片结束后肃然起立敬礼,向影片中的英雄先辈们致敬;有观众看完长达十几分钟的字幕后仍然久久不愿离去。

影片中的“穿插连”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个缩影,更是中华民族精神风骨的集中体现。影片还原了抗美援朝时期志愿军在极度严酷环境下坚守阵地奋勇杀敌的感人故事,重现了70多年前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长津湖血战的一幕。

由于笔者曾有幸编撰军史工作,曾走访多位参战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革命老前辈,他们每次回忆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就会泪流满面,让我受到心灵洗礼。

长津湖战役发生在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24日,志愿军投入的主要部队是第9兵团。第9兵团的前身是第四野战军第9兵团,开赴抗美援朝战场时下辖由“天下第一军”之称的20军、老八路骨干部队26军、虎将许世友带出来的王牌部队27军组成。

美军出战的是声名显赫的美第十军,由美军陆战一师,美步兵3师、7师、及韩国第一军团组成,总兵力约10万人。

当时志愿军手里的武器,还是解放战争时期用过的三八式、中正式步枪,炮也只是中小口径迫击炮,最重的火炮也是靠骡马运输的美式75山炮和37战防炮。比如,27军仅有的15辆汽车,入朝的第一天就报废了12辆,剩下的3辆也没有按时到达预定位置,几万人的后勤运输线一时被完全切断了。

美军陆战一师,最差的也是冲锋枪、卡宾枪,许多重型武器志愿军更是见所未见,而且美军的身后还有300艘战舰、500架飞机做后盾。

第9兵团当时长期久居江南,很多士兵在赴朝前连雪都没见过,穿着一身单衣就赶赴前线。

美军号称陆军中的最精锐部队,防冻设施一应俱全:手套、风雪大衣、长男内衣、防水鞋、水兜、睡袋等。

在生活条件方面,志愿军看到,到处是敌人丢弃的空罐头盒,敌人可以随时吃到奶粉、肉类、蔬菜、米饭、饼干等等罐头食品。

当时的长津湖冷到什么程度?据美军战场气象记载,1950年的战场夜间气温最低达到过零下40摄氏度。

走访中,志愿军时任26军炮团连长王德魁回忆说:连队的许多官兵脚上穿的还是力士胶鞋,行军途中休息,有一个战士站在冰冻的路上一动不动,结果力士鞋就与冰雪地面冻在一起。待开始行军,他用力一抬双脚,鞋帮与鞋底分了家。还没有一分钟,袜子与地面又冻在一起,他再一抬脚,袜子也冻在地上了,露出了两只光脚。

炮团2连的一个炮兵,出发前习惯性地去摸摸炮身,手掌瞬间被粘去了一层皮,当时他还觉不出来,停了一会儿才疼得龇牙咧嘴。

那种环境下,有的人冻掉了一只耳朵,有人冻掉了一双手,有人冻掉了一条腿,还有人四肢全无,有人躺下就再也没有起来。

孙佑杰,享年96岁,山东文登人,原济南军区的《前卫报》编辑,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7军《胜利报》战地记者。见到老人时,他回忆说,战斗的第三天,他来到长津湖畔80师坚守的冰雪山林阵地,走访饥寒交迫的几个连队才明白,我军这时弹快尽、粮已绝,已无力向敌人发起攻击。

最令孙佑杰老人感叹不已的是,当时担任副排长的老乡戴庆奎说,连队发起冲锋前,有位战士对连长说:“连长,我不怕死,你让我吃顿饱饭吧!填饱了肚子,我好有劲去杀美国鬼子!”刚烈的连长转过身去,他哭了,因为他和战士们一样,也是几天没吃东西了。

“他所在的连队已断粮一周,也就吃了三个土豆,饿急了不得不用刺刀去挖掘冻土,寻找草根儿或令人作呕的食物充饥……生活如此艰苦,但是大家的情绪仍很高涨。

孙佑杰来到一班,发现大家正在讨论吃苦的价值。班长说:“我们今天在这里吃苦,为的是祖国的安宁和人民的幸福,值得!”于是大家就把话题转到将来我们国家富强了,人民的生活会如何的好。有的说,到那时,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吃面包,喝牛奶,天天像过年一样……

孙佑杰老人回忆,正当大家在进行美好憧憬时,突然,寂静的战场枪炮声大作。

原来是美军被我九兵团三个军的分割、包围吓破了胆,担心继续呆在长津湖畔凶多吉少,于是各部队就慌张地谁也不管谁,只顾各自逃命,挣脱志愿军各部队的分割包围,向南逃窜。

得知敌人要逃窜,我军第27军一声令下,饥寒交迫的部队立即如虎啸狮吼冲啊杀啊奔向山下,分头向驻守美军第七师31团的新兴里发起猛攻,第一天该团就被27军打乱了营,上校团长当场被击毙,中校副团长也相继负重伤死去。最终27军大获全胜,不仅全歼了“北极熊团”,还歼灭了配合“北极熊团”作战的32团一个营,榴炮营全部,以及战车部队的大部分,共计毙、伤、俘敌人5065人,并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美军“北极熊团”的团旗,也被27军239团三营通讯班长张积庆打扫战场时获得,现已成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

全歼“北极熊团”的奇迹和其他兄弟军对逃窜美军的大量杀伤的威慑,迫使整个东线的美军全都吓破了胆,扔下自己的大量伤员、尸体于不顾,争先恐后地逃到了后方的元山市,还怕不保险,接着又都登上了元山港口外停泊的军舰……到此时,东线第二次战役结束。

孙佑杰称,在长津湖战役中,他不想全面介绍各部队英勇顽强靠夜战、近战、步枪、手榴弹与敌人拼杀授奖的大量单位和个人,只想讲讲使他最受感动、永生难忘的为战争胜利情愿自我牺牲的壮烈故事。

在围歼新兴里“北极熊团”的时候,80师炮兵团九二步炮连五班长、共产党员孔庆三,奉命准备九二步兵炮架炮射击,但丘陵雪地凹凸不平,天寒地冻不能做工事,一条炮架尾落了地,另一条炮架尾却悬空着,无法开炮。

在一切办法都无济于事的情况下,孔庆三只好用自己的躯体做炮架,严肃而坚定地对全班下令:“开炮!”同志们很清楚,这炮的后坐力巨大,这样开炮就意味着孔庆三的死亡,谁能忍心去执行这样的命令?一炮手迟疑地望着班长说:“班长,你……”孔庆三当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是为了完成任务,为了战争的胜利,哪里还顾得上生死,他再次坚决命令炮手说:“打!打!别管我,完成任务要紧,快!”随着步兵炮一声巨响,刹那间,敌人据守的独立家屋被摧毁,摧毁了30多名敌人坚守的火力点,为部队顺利冲进新兴里开辟了道路。

杨根思是来自新四军的老战士,作战经验丰富,长津湖战役开始后,他为扼守在公路边1071.1高地,率领第3排先后打退敌人8次进攻。当美军发起第9次进攻,3排弹药都已打光,人员仅剩两名伤员,增援部队尚在途中。此时,杨根思抱起仅有的一个炸药包,拉燃导火索,同敌人同归于尽,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守住了阵地。

死鹰岭,一个让美军胆寒的地方。1950年11月28日,在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20军59师177团6连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极寒中坚守死鹰岭高地,结果穿着单衣的125名官兵全部冻死在阵地上。

冰天雪地中,官兵们牺牲后仍然保持着战斗姿势,有的紧握手中钢枪,有的做着掏手榴弹的动作,有的持枪俯卧战壕,犹如一个个随时准备跃起的冰雕。

孙佑杰讲,打扫战场的战友在冰雕连小战士宋阿毛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他的绝笔诗:“我爱亲人和祖国,更爱我的荣誉,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啊!我决不会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这是不畏艰难困苦、始终保持高昂士气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乐章,祖国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祖国和民族的尊严奋不顾身,这是志愿军的本色。

所有一切,体现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正义性,体现出志愿军官兵的家国情怀和铁骨柔情,揭示出他们抛头颅、洒热血的内在动力。正是他们以“钢少气多”战胜了“钢多气少”,粉碎了侵略者陈兵国门、将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之中的图谋,拼来了山河无恙、国泰民安。

今天中国的国际地位今非昔比,但抗美援朝长津湖精神世代传递,仍然给我们带来力量源泉,让我们万众一心、团结一致、毫不畏惧地去应对前进道路上的任何风险和挑战。(周口市纪委监委驻市市场监管局纪检监察组 曹万云)

责任编辑:   段君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