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象
2019-10-10 08:49 来源: 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

老何最近很烦恼。

自己要是没理也就罢了,可这案件明明自己有理,虽说还没开庭审理,可双方的证据已经进行交换,是非曲直如此明显,这时候说一句能有什么,可张法官怎么就是不给自己一句准话呢?老何越想心中越加烦闷,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

同事老陈是个热心人,听见老何叹气,忙询问是什么事叫他这么为难。

老何顿觉眼前一亮,老陈可是个出了名的能人,到哪儿都有三朋两友,这市里几乎就没有他不认识的人,没准儿还真能帮上自己的忙呢。想到这里,老何忙将事情一五一十道来。

原来老何前不久到法院起诉别人,这案件分给了张法官办理。张法官人是个好人,说话很和气,没有一点架子,老何对法律法规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就仔仔细细地和老何解释,直到老何明白。有一回,老何到法院去和张法官咨询,一直说到中午十二点半,耽误了张法官下班,张法官也没有不耐烦。听别的当事人说,张法官还是全市优秀法官、廉洁法官呢。在老何眼里,张法官的形象高大的很。

可张法官好归好,每回老何问这案件会如何处理,张法官都说一定会依法公正处理,就是不说“你一定能胜诉”这样的准话,实在叫老何心里七上八下的。

眼看自己这案件就要开庭审理了,也没能从法官那里得到一句叫自己安心的话,老何怎么能不烦恼?他开始疑心是不是需要向张法官表示表示,可他去了几回,不管如何解释只是自己的小小心意,都被张法官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讲到这里,老何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唉,老陈,你说,张法官既不收礼物,也不明确对案件结果表态,叫我怎么能安心?”

老陈也很纳罕,“还真有这么廉洁的法官?是不是你没找对人?我跟你说啊,我认识一个”

老陈真不愧是能人,没过几天,由他出面见了张法官一次,这回张法官倒是没有把东西退回来。这下子老何可总算是安心了,可在他心里,张法官的形象,顿时矮了一截。

案件开庭之后没几天,老何就接到张法官的电话,让他来领取判决书。老何欢欢喜喜地去了,却见接待室除了张法官和书记员,还有两个同样穿着法院制服、自己却没有见过的人。老何心里纳闷,却也没有多想。

果不其然,老何胜诉了。老何抑制不住自己的欢喜之情,连声感谢张法官,但同时在他心里,张法官的形象也彻底矮到了尘埃:就这还是廉洁法官、优秀法官?

谁知宣判过后,张法官对老何说有两个同事要跟他说点事,说完就带着书记员出去了。老何正摸不着头脑,就听那两位工作人员自我介绍说“我们是法院监察室的工作人员,你看,这些东西你认识不认识?……”

看着他们出示的东西,老何吃惊地张大了嘴:“这,这不是我送给张法官的”,话没说完,老何就明白了过来,原来张法官根本就没收礼物,担心自己再次想办法给他送礼,就把东西交到了法院监察室,让监察室退还给自己。

想到自己对张法官的误解,老何顿时羞愧到无地自容,喃喃道“看来张法官确实名不虚传,他是真廉洁、真公正”。

走出法院大门,老何转回身来,深深鞠了一躬。此刻,在老何心里,张法官的形象重新高大起来。(项城市法院 邓园园)

责任编辑:   刘思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