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者上钩
2018-11-09 07:56 来源: 河南省纪委监察委网站

胡大爷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老实人。胡大爷的老伴死得早,与独子增光相依为命。增光上学很努力,名牌大学毕业没几年,就当了乡长。胡大爷很是高兴。

十年前,增光怕老人寂寞非要让胡大爷搬到城里住。胡大爷很知足。

增光当了副县长后,行贿受贿,判了十二年,儿媳也和增光离了婚。胡大爷面子挂不住,就带着十多岁的孙子胡迈进回到乡下住。胡大爷的家南旁是条小河汊,水肥,鱼鳖多。闲来无事,胡大爷就去小河汊钓鳖。

胡大爷是位钓鳖高手。从前,胡大爷怕影响儿子学习,从不带他去钓。可现在,他偏要带上小孙子。

钓鳖的饵料数驴肠子好用,有韧劲。胡大爷买回驴肠子就挂在太阳下暴晒。驴肠子一挨太阳就变臭。孙子好奇地问:“爷爷,好好的驴肠子为啥要弄臭?”胡大爷慢慢地说:“鳖就喜欢吃臭的。”晒了几天,胡大爷把臭烘烘的驴肠子装进玻璃瓶,驴肠子发酵得更臭。孙子又问:“爷爷为啥要把驴肠子弄得这么臭?”胡大爷说:“越臭,鳖越爱。”

胡大爷提着驴肠子,带孙子去钓鳖。

在河边,胡大爷拿出已经变成蓝色的驴肠子。孙子说:“爷爷,你忘带钓竿了。”胡大爷说:“不用。”他从口袋里掏出明晃晃的细铁丝,把驴肠子死死地扎好,扔进小河汊。孙子说:“爷爷,你忘了埋钩。”“钓鳖用不着钩。”胡大爷若有所思地说。

胡大爷把岸上的这一头铁丝缠在树根上,人就坐在马扎上狠狠地抽烟。

天黑,收钩。果然,一只圆圆的鳖拼命地咬住驴肠子,发蓝的驴肠子一半在鳖的长嘴里,一半露在外边,露在外面的那截在月光下微微放光。

鳖咬来咬去就是咬不断驴肠子,却又舍不得松开。只见它悬在水面上,四只粗短的腿在空中蹬来蹬去,样子憨憨的。

胡大爷扯着铁丝慢慢地往上收,鳖被扯上来 。孙子看着鳖的样子,感到奇怪,大声说:“鳖你真笨,你咋不松嘴呢?”胡大爷高声说:“它太贪吃!”

孙子要胡大爷把鳖放进笼子。胡大爷却拿着棍子,一边打,一边骂:“你咋就不知松口!你咋恁贪!我看你贪,我看你贪吃!”鳖干脆把头缩进肚子里,就是不松口,任胡大爷随意用棍子敲。

胡大爷气得一脚踩住鳖,两手用力扯,想把驴肠子从鳖的长嘴里扯出来,一会儿驴肠子被扯碎。

孙子要把鳖放进笼里,胡大爷却掂起来向岸边摔去,狠狠地骂道:“教教你的子子孙孙,以后千万别这么贪啦!”鳖被摔在岸边,划了条圆圆的弧线,反弹到水里。

这时,胡大爷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孙子拉着他的手不知所措地说:“爷爷你哭啥?”(虞城县纪委监察委 刘清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