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愿望
2019-01-11 08:01 来源: 河南省纪委监察委网站

今天是栾二康被留置的第十天。“栾二康,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纪委办案人员问道。

栾二康瘫坐在椅子上,无力的双手擦过双颊,这段时间没有打理、肆意疯长的须发扎得他生生的痛。

一切都完了,他心乱如麻,思绪被拉回到过去。

他是个从农家小院走出来的孩子,家贫常常吃不饱饭,学习却很努力,他考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吃上了商品粮,成为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

参加工作后,他娘第一句话就是:“孩儿啊,咱家老几辈就出你一个吃上公家饭的人,以后干啥事儿,咱稳当着来,平平安安就中。”

能吃苦的栾二康工作很努力,“踏实、随和、有能力”这是领导和同志对他的评价。

栾二康上中学时,同桌春荣常省下自己半个馍、一块咸菜悄悄塞到他的书包里。那时,他就发誓,以后娶她为妻,和她一辈子过幸福日子。

他也如了愿,娶了春荣,有了一个儿子。儿子很听话,成绩也像当年的他一样好……

随着职务升迁,他以往的同学、乡邻打探到还有这么一个能办事的官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想方设法和他结交。

那时的他天天醉得不知东西南北,饭局多的都要提前预约。

妻子劝,他不以为然,醉意朦胧中嘿嘿笑着说:“他们请我喝酒都是面子上的事儿,我咋能摆架子呀!能帮忙的咋能不帮?”

负责的几个基建项目,他都帮同学、老乡中了标。同学们富了,老乡们腰包也鼓了,给他送钱送物的也多了。

办公室保险柜里的一堆名表、购物卡和银行卡,一捆捆崭新的钞票……他不敢往家放。

他时常被噩梦惊醒,梦到自己掉进万丈深渊。看着身边平静熟睡的妻子,听着邻屋儿子呼呼的酣睡声,他的心一阵急过一阵,一波又一波的冷汗竟湿透枕头。

儿子上高三了,今年该参加高考了......

耳边又想起春荣的话:“二康啊,你不是说我给你做的饭,你一辈子也吃不够吗?现在当了官咋就不爱吃啦?”

“红薯片稀饭、杂面馍……”他回忆着妻子平日做的各种食物,干燥的嘴唇不自觉地上下抖动着。

“栾二康,你还有什么要说吗?”办案人员再次问道。

“我想再吃一次爱人做的饭……”说着,眼泪流了下来……(项城市纪委刘书铭马震宇)

责任编辑:   韩梦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