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协:棒打送礼人
2019-08-26 09:22 来源: 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

顾协(470-542年),字正礼,南朝吴郡人,历任县令、廷尉、守鸿胪寺卿、员外散骑常侍等职。在政局不稳、贪腐奢靡之风泛滥的南朝,他如同暗夜里一颗耀眼的星,闪耀着清廉为官者的光芒,他棒打送礼人的故事虽时光久远,却历久弥新。

履新遇棘手案件考验。顾协奉诏任安都县令,履新首日遇到一件棘手的产权纠纷案,因为被告蔡法度是县衙衙役,威霸一方,自己又是初来乍到。师爷劝他也和前任县令一样,糊弄推脱了事。顾协认死理,不信邪。经过几番暗访,案情大白:当年,蔡法度巧取豪夺强占了原告武同的皮毛作坊,积累了原始资金,经过运作,混进县衙作了衙役。武同屡次到县衙告状,蔡法度近水楼台,行贿县令,致使案件久拖不决。

施巧计智破往年积案。顾协告示全县第二天公审此案。于是,蔡法度在皮毛作坊特制一件上好的貂皮长袍,趁夜黑人静,悄然登门送至顾家。顾协佯装不懂,故意问道:“这袍子应该很贵吧?”蔡法度连连摆手:“不贵、不贵,自家作坊生产,仅值十个钱。明日堂审,在下若胜诉,必另有重谢!”第二天,升堂断案。蔡法度像前几次过堂一样,满不在乎,自信满满。只见,县令顾协抱着皮袍进来,一入座,就把皮袍放在长案上说:“昨天晚上,蔡法度到我家送一件长袍,他说价值才十个钱。我准备用半年的俸禄,订购1000件,为全县60岁以上老人每人送一件。”一听这话,蔡法度一下子就瘫在地上,瞬间明白了新来的县令不吃这一套,马上乖乖的认罪,把皮毛作坊还给了武同。

棒打送礼者根绝贿官。话说武同拿回了作坊,内心实在感激。一天,他拿着20银子来到顾家,恰好顾协不在家。武同和顾母寒暄了一阵,趁顾母不注意,悄悄地留下银子就走了。顾协从衙署回家,了解情况后,拎着银子回到县衙,立即升堂,传来武同,把银子扔还武同面前,厉声喝道:“官场的贪腐奢靡,既有不法官员贪婪的欲壑难平,也有送礼者构建陷阱的设局围猎。你送我20两银子,一两银子罚一棍,判你重打20大棍!”围观者无不骇然。

顾协棒打送礼人的消息很快传开。从那儿以后,再也没有人敢给顾协送礼了。顾协这样清贫一生,72岁时死在任上。他去世后,连用来入殓的完整被子都没有。知道这件事的人,无不感慨万千,深表钦佩。梁武帝曾下诏书,称他是“廉洁自居”“内外称善”!(沈丘县纪委监委 李玉东)

责任编辑:   王利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