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大夫勇弹劾 严嵩哭倒万花集
2019-08-27 12:26 来源: 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

中国象棋的棋盘上有个楚河汉界,这条河指的是战国时期的鸿沟,元朝工程尚书贾鲁因治河有功,遂将此河改名为贾鲁河,以示纪念。话说西华县东王营乡贾鲁河沿岸有个叫万花集的地方,曾经舳舻千里、深夜息鼓而过的集市却因奸臣路过而萧条衰败,被迫改名为李方口村。数百年来,周边群众对村子易名之事津津乐道,更多的,是对儿孙的警示。这个奸臣,就是明朝嘉靖年间的严阁老严嵩。

嘉靖皇帝即位之初,励精图治,朝政也为之一新,史称“嘉靖中兴”。但到后期,他重用提拔趋炎附势的严嵩,严嵩从礼部右侍郎武英殿大学土顺利入阁,直升为首辅(宰相)要职。

严嵩受主降恩,本应廉政为民,报效国家,而他却逆天道人伦,辜负圣恩,陷害忠良,蒙蔽皇帝,使得腐败蔓延,贪官横行。老百姓吃不饱穿不暖,饥寒交迫,怨声载道。严嵩有个儿子叫严世蕃,也同他一样揣摩皇帝的心思,讨好皇上,嘉靖心悦并委以重任,人称“小宰相”。父子俩千方百计地排除异己,结党营私,朝野上下对严氏父子恨之入骨。

御史大夫邹应龙不畏权势、深明大义,联合忠良贤臣书写了一道奏章,历数严氏父子的种种罪行。嘉靖皇帝阅后如梦初醒,龙颜大怒,遂将严嵩父子免职,将严世蕃贬为雷州守卫,后因私自回京被斩首。嘉靖念严嵩年岁已高,想出一个流放自灭、比诛杀更能昭示天下的招数,命人从抄没严氏众多的受贿财宝中剔出一只金碗,转圣谕曰之:严大人讨饭去吧!

严嵩还得到了特制的四轱辘公车一辆,严一人坐内,沿线群众接力棒式推着前进,并降旨严嵩如果死在谁家地头,就要兴师问罪。

严本想回老家江西分宜县,却无颜面对父老乡亲,又想到河南息县的老友王员外,便决定前去投奔。严出京一直南行,这下一路经过的老百姓可都慌了,千家万户都打听着、起早摸黑守着,一旦严嵩的小木车前轮触到自家地界就急忙上前,有的推,有的勜,有的蹬,像送瘟神一样一家接一家,一人传一人。

严一路风尘,连饥带饿来到万花集。见此地集市繁华,人人带有盈盈悦光,再看看自己,回想当年叱咤风云的一品宰相,权倾朝野、享尽繁华,而今却落到人人咒骂、遗百世臭名这种田地,不由悲从心生、涟涟泪水,对天长叹,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大哭三声,还没等他回味是悲、是怒、是悔,听到聒噪声的百姓背后一脚,木车又滚到了下一家的地界。

说来也怪,严嵩走后,万花集街市冷落车马稀,远路的客户不来,近处的赶集不去,就连十里八乡推车、担旦、箍露锅、卖蒜、卖米、卖面、卖菜、住店的也不光顾。货流不畅,商铺关门停业,万花集渐渐衰败,成了静街死集,至今无复。(西华县纪委监委宣传部  张战磊)

责任编辑:   王利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