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一息尚存,必定为革命奋斗”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06-14 06:38:57

1935年1月31日,寒风肆虐,侵人肌骨。在福建省长汀县四都乡圭田村下赖坝,三名红军被刽子手五花大绑推搡到干涸帆滩上。

“女赤匪!”刽子手们用狼一般的干嗷来掩饰内心的无奈和绝望。

“啊,就是这个女赤匪,刚才趁一个松绑的机会把藏在身上的一份文件吞进肚子里了!”

面对这气急败坏的恶徒,唐义贞丝毫没有胆怯,眼神坚毅……刽子手们呆住了,陷入了莫名的困惑,继而禁不住胆颤心寒:“快,快动手——”……年仅26岁的女共产党员唐义贞献出了她年轻的生命。

她是国务院原副总理陆定一的结发妻子,因吞下秘密文件惨遭杀害。

唐义贞,1909年7月出生于湖北武昌。1926年,唐义贞在湖北女子师范学校光荣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还担任校学生会和妇女联合会的负责人。她的品德才学引起董必武先生的重视,称赞她是个“有作为的青年”。毕业后,唐义贞的主要任务是在富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汉口江岸铁路工人中做组织、宣传工作,凭着满腔的爱国热情和出类拔萃的工作能力,一次次顺利完成任务。正是经过唐义贞和其他同志的艰苦工作,江岸铁路工人的力量更巩固了,在革命斗争中起了积极作用。

1927年,唐义贞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在这里,她遇见了也在莫斯科的陆定一。两人一见如故,怀着共同的理想,走着共同的革命道路。1929年12月,唐义贞和陆定一结婚。1930年,陆定一和唐义贞先后回国,并一同在上海从事革命工作。1931年9月,随着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唐义贞随陆定一来到瑞金。他们在瑞金叶坪附近一座废庙里安家,第一个女孩就在这里降生,取名“叶坪”。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出发长征时,唐义贞因怀孕在身,不能随中央红军长征,毅然与丈夫陆定一分别。唐义贞安慰陆定一,要他放心走,并说了女儿叶坪寄养的办法,准备交给卫生材料厂一位因病未能参加长征的男同志,请他把孩子带到瑞金以外的乡村寄养。又说,肚子里的孩子生下后,也准备托给可靠的地方老乡抚养。由于敌人对长汀四都一带的包围圈越来越小,福建省委等机关只得再次精简、疏散。唐义贞在和贺怡、蔡纫湘、王淑振等5人一起疏散时,要他们见到陆定一时转告他:“只要我一息尚存,必定为革命奋斗。如果能够团聚,当然最好,为了革命而办不到的时候,也只能随它去了。”

1934年11月,唐义贞随福建省委转移到长汀县四都圭田,在汀西保卫局区队长范其标家中,生下了一男孩,取名小定。十天后,国民党三十六师向四都逼进,唐义贞被迫与还是新生婴儿的儿子分离,并送给范其标夫妇抚养,自己则随福建军区胡政委一个营200多人转入大山开展游击战争。

1935年元月下旬,除夕在即,四都的红军处境愈来愈险恶。唐义贞拿出一对银镯对女战友陈六嬷说:“这次我不知能不能脱险,你是本地人,可能逃出去,我今送你一对银镯作纪念。日后若有人来问你,你就告诉他,我的丈夫叫陆定一。前不久,我生了一个儿子,送给圭田范其标家抚养。我若能生存,将来母子定会相认,我儿既是范家人,亦是陆家人。我若牺牲了,那就希望我的丈夫、儿女将来都知道我是为革命牺牲的。”

她是一位革命者,更是一位伟大的母亲,饱受骨肉分离之苦,将一儿一女托付他人,为了革命事业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

直到44年后,1979年8月12日,陆定一才和40多岁儿子第一次相见,而他们共同的亲人唐义贞,却已经离开了人世。

唐义贞烈士墓于1985年5月在瞿秋白烈士纪念碑左侧山上落成。陆定一亲笔题字并书:“唐义贞烈士是我最亲密的亲人,是我的知己。我永远怀念她,学习她,也教儿孙这样做。” 在其回忆文章中又说:“唐义贞烈士的心,是金子铸成的,唐义贞烈士的灵魂,是水晶刻成的。”1996年5月9日,陆定一同志在北京病逝,享年90岁。根据他生前遗愿,把部分骨灰撒放在唐义贞烈士墓旁。

为了缅怀唐义贞烈士,长汀县四都镇把“红都小学”改名为“义贞小学”,并建立了唐义贞纪念馆。唐义贞和她的大无畏英雄事迹将永远留传在闽西红色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