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继业辞官
2018-11-08 08:04 来源: 河南省纪委监察委网站

李继业(生卒年不详),字伯耀,河南襄城县人。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李继业中举后被朝廷选派到河北省束鹿县(今河北省辛集市)任县令。

幼年时,李继业进入县学读书,器识不凡,受到老师的赏识,每次组织考试,总是名列榜首,成为众学子学习的典范。嘉靖三十四年,李继业中举为官后,政务之余更潜心钻研学问。

在束鹿县(今河北辛集市)为官期间,李继业遵循圣人之训,以道德礼教感化民众,即使对羁押的犯人,也是循循善诱,公堂之上从不闻鞭打之声;对于县衙内的役吏,虽然约束甚紧,但也不妄加斥辱。众人颂其为政宽厚,乐为驱使,全县上下和洽,政通人和。

李继业为官清廉,俸禄外不为自己私取一物,以“义”作为处理上下级关系的根本,从不以货赂侍奉上官。李继业曾对友人说“我平日受圣贤之教,自当遵守圣贤之训。方寸之间有神明,我岂敢剥夺民脂民膏转手贿赂上司。因为要保有这一官职,而丧失这一辈子做人的准则吗?”

束鹿县靠近京都,常有内使为宫中采办物品,无不飞扬跋扈。一日,一位官差前来束鹿索要荷粉,且要求当日筹措完毕。李继业接待官差后,喝茶聊天,却不去安排筹集荷粉,官差一再催促。李继业心平气和地回答:“这些荷粉原本不是值钱之物,但是我害怕从我这里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更增加百姓负担。”官差想要发火,但看李继业神情,知其淡泊名利,多说也是自讨没趣,只得空手而归,却在上司面前狠狠地告了李继业一状。

这样的官场实在不能施展自己的平生抱负,李继业知道自己不会被官场所认可,遂提出辞官。上司果然同意了他的辞官请求。

李继业回乡之日,得知消息的束鹿百姓相互转告,都要来给这位清正廉洁的县令送行。街道两旁,穷苦百姓围住了李继业,恳求他继续留任。李继业一一拉开众人,委婉相劝。众人只得闪开了条道路。李继业正要上车启程,又有一老妇人跪倒在马车前边,拦住了去路。她颤抖着身子,对李继业说:“大人来束鹿几年,朝夕间只饮束鹿一碗水而已。然而自大人来后,我县无论男女都知孝道,家中有读书声,门外没有役吏催粮催款的呼喊,这天高地厚的恩遇无以报答。我是一个穷人,每日只靠纺棉织布以助家用,家中无有它物,这是我纺棉的一缕棉线,送给大人。这点东西无有它用,待大人百岁之后,就以此棉线给大人缝制百岁寿衣吧。”李继业听罢泪流满面。他小心地从老妇人手中接过棉线,说:“老人家,我本不想从束鹿带走任何东西,但这缕棉线我收下了。”

【短评】

一丝一粒,我之名节;一厘一毫,民之脂膏。东汉有一钱太守刘宠,明代有一缕知县李继业。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俸禄外不私取一物,不以民脂民膏贿赂上官,诸恶虽小已有所不为。以圣人之训教化乡里,安居乐业,读书明理,诸善虽难而有所必为。只有仰则无愧于天,伏则无愧于地,才能轻名爵、能屈就,在任何政治生态环境下保持清廉自守的气节。(许昌市纪委监察委杜宏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