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守正徐有功
2019-04-12 08:41 来源: 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

徐有功(640年—702年)名宏敏,字有功,唐洛州偃师(今河南省偃师市缑氏镇)人,历任蒲州司法参军、司刑(大理)寺丞、侍御史、司刑寺少卿等职。长期在司法任上,是武则天执政时期一位执法守正的清官。

执法守正 直谏女皇

徐有功为政仁恕,审讯犯人不用刑,与当时酷吏刑讯逼供形成鲜明对比,人皆为他的恩德所感动,相与说:“如果受了徐参军的杖罚,那就实在该打了。”武则天虽好杀人,重用酷吏而不待见仁恕之臣,但知道徐有功执法严谨,享有清誉,所以对他也有几分信服。在酷吏横行之际,正是因为有了他,像徐有功这样的清官才使多少人免为冤鬼。

垂拱四年(668年),唐太宗的第八个儿子李贞及他的两个儿子李冲、李规,联络诸王子弟举兵谋反,但很快就被武则天派兵弹压了。李贞父子被斩后,朝廷颁发了一道赦令,称“元恶已除,支党莫问。”但是,还是有人告发了某县县尉颜余庆参与了谋反。理由是颜余庆曾为李冲催息,已非“支党”可言,应处死刑,籍没其家。徐有功时任刑部司刑丞,他引朝廷赦令说:“颜余庆系赦令下达后被告,是谓支党。今以支为首,是以生入死,臣以为朝廷处之不当。”武则天怒气冲冲地诘问他:“何谓魁首?”徐有功平静地回答:“魁者,大帅;首者,主谋。”武则天又问:“颜余庆怎么不算魁首?”徐有功说:“魁首,只有李贞,已经伏诛。颜余庆今方论罪,不是支党又是什么呢?”武则天这时怒气稍解,但她不肯在大臣面前丢面子,让徐有功再考虑考虑。但徐有功依法判案,颜余庆终究还是免了一死。那天在朝堂上,侍卫、官员有数百人,都缩着脖子不敢出大气,他们见徐有功平心静气同武则天辩驳,神色镇定,都为之咋舌。

还有一位叫韩纪孝的人,曾在徐敬业起兵造反时被授任伪官,已经过世,清查的官员还要籍没其家,武则天也已下诏执行。徐有功知道后,又上疏说:“法律规定谋反者斩,今人已身亡,无法问斩,无斩,法则不能相连。”武则天觉得他说的在理,只好收回成命。因徐有功的这一席话,就有数十人获赦。

护法守正 勇斗酷吏

长寿元年(692年),来俊臣罗织罪名,诬陷宰相任知古、狄仁杰、裴行本、崔宣礼、卢献、魏元忠、刘嗣真七大臣谋反。七人下狱后都被定了死罪。武则天知道他们都是股肱之臣,不忍杀之,便对宰相说:“古人以杀止杀,我今以恩止杀,既然公卿们为他们求情,赐以再生,可乎?”但来俊臣、武承嗣等仍然坚持要“依法”处死这七位重臣,武则天不许。来俊臣又提出任知古的罪行尤其严重,说什么也要处死他。在这场正义同邪恶的生死搏斗中,许多人屈于权势,慑于淫威,不敢说一个不字。更有甚者,还有人不惜要求处死自己的亲人以保障自己的前程。殿中侍御史霍献可是崔宣礼的外甥,他在来俊臣手下做官,为了表示自己的忠诚,竟对武则天说:“陛下不杀崔宣礼,臣请求死于陛下眼前。”说完一头栽在台阶上,血溅廷殿。当时,身为邢部郎中的徐有功细察案宗,认为七大臣罪不至死,并霍献卖亲求荣的行为大为不屑,他又一次站出来同酷吏斗争。他对武则天说:“来俊臣有违陛下再生之赐,有损君主恩信。”徐有功的提醒使武则天下了决心,七位大臣才幸免一死。

尽管武则天喜用酷吏,但她毕竟还知道在任用周兴、来俊臣一类酷吏为她弹压异己的同时,还必须有像徐有功这样执法守正的大臣来维护朝廷的正常秩序。所以不久,武则天又欲重用徐有功出任左肃政台侍御史。可徐有功却不是个一心想做官的人,他向武则天推辞说:“臣闻鹿走山林,命系庖厨,势所必然。今陛下授臣法官,臣平素守正行法,这是置臣于死地!”武则天不容他分说,强行要他做了侍御史。官员们听说徐有功又回朝廷任事,都认为是国家的幸事,皆举酒相贺。这对徐有功该是多大的慰藉。

秉公守正 不计生死

长寿二年(693年),相王德妃的母亲庞氏被其家奴诬告,说她们母女夜里祷告上天,求神降祸于女皇。武则天盛怒之下,即将此案交给监察御史薛季昶案验。薛季昶邀功求进,严刑逼供之下,贵妇人庞氏怎经受得起,屈打成招,被定了死罪。事后薛季昶升任给事中。可庞氏家里也非等闲之辈,其夫窦孝谌是润州刺史,即蒙此冤,岂能坐以待毙。其子窦希瑊素闻徐有功名望,便写了诉状伸冤,请其救老母一命。徐有功看了状子,又详察其情,遂向有司申明这是一起冤案,应停止执行死刑。然后他上奏辩诬,证明庞氏无辜。薛季昶闻知,坐卧不安,又弹劾奏徐有功“党授恶逆”,应予法办。结果几天下来,徐有功竟被判了绞刑。这天,徐有功刚进御史府衙门视事,一位令史含着眼泪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他。徐有功听后叹道:“难道只我一人会死,天下人皆可长生不死?”根本没把这事往心里去。他进了餐后,便用扇子掩面睡觉。人们以为徐有功是故作镇定,内心一定忧惧得很,但偷偷看他时,他已经鼾声如雷……武则天将徐有功召入宫去,责问他为何断案总是失之于宽。徐有功回答:“失之于宽,是臣下之小过;救人性命,则是圣人之大德。陛下若能弘扬大德,则天下幸甚。”武则天听罢,黯然良久。结果,庞氏被免于一死,同她的三个儿子一道流徙岭南;而徐有功则被罢官居革职,贬之庶人。不久,武则天的这口气消掉之后,又起用徐有功做左司郎中,转司刑少卿。但不管武则天如何惩罚他,斥责他,徐有功执法“宽仁”的毛病始终不改,同武则天及其酷吏们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一次,徐有功与同官皇甫文备一道办案,二人意见不合,皇甫文备遂到武则天那里劾奏他“纵使逆党”。武则天此时对徐有功“彻底信”,没有再追究。后来皇甫文备因事下狱,徐有功依法办理,丝毫没有报复。有人很不理解徐有功,说:“皇甫曾陷君于死,而君竟使之为生,何也?”徐有功说:“你所说的是私忿,我所守的是公法,不可以私害公。”徐有功就是这样深明大义。他曾对亲近的朋友说:“大理寺乃人命之所系,不可阿旨诡辞,以求苟免。”徐有功办案持平守正,为此他曾蒙受不白之冤,经历三次死刑的考验。每次临刑之前,他都泰然自若,脸上没有一点忧惧,及遇赦免,他也没有喜形于色,武则天因此十分钦佩他。长安二年(702年),徐有功病逝,享年62岁。(偃师市纪委监委 武月娇 李治伟)

责任编辑:   靳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