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奋斗 ⑦|独家采访:谷文昌在家乡林州的革命岁月
2019-09-10 13:02 来源: 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

编者按:有一个人,习近平总书记对他念念不忘,他就是“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的好干部福建省东山县原县委书记谷文昌。

谷文昌,籍贯河南省林州市(原林县),1915年10月出生,1981年1月30日病逝。曾在家乡闹革命,历任村农会主席、副区长、区长、区委书记。1950年,他加入解放军长江支队,南下来到福建工作,后担任东山县委书记,带领人民在风沙肆虐的东山岛苦干14年,在194公里长的海岸线上筑起一道“绿色长城”。2009年9月,谷文昌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


谷文昌在家乡林州的革命岁月


初秋的南太行草木葱茏,风景秀丽。位于河南省林州市(原林县)石板岩镇郭家庄村南湾自然村的谷文昌事迹展览馆内,人头攒动,络绎不绝。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在这里聆听谷文昌的故事,感受“四有”书记的忠诚、担当和清廉,追寻初心荡涤灵魂。

谷文昌,是什么环境塑造了这位让人民敬仰的党员领导干部。早年的谷文昌经历过什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我们踏着石阶而上,抚摸着石头院墙那一块块方正的石块,追寻着谷文昌走过的足迹,思绪仿佛回到了70多年前烽火激荡的太行山上。

1945年3月,谷文昌(前排右一)担任抗日民主政府林北县第七区区长。


从放牛娃到打石匠

谷文昌,又名谷程栓,1915年生于河南省林县西乡坪区(今林州市石板岩镇)郭家庄村南湾自然村的一户贫农家庭。其祖上家境贫寒,为求生计逃荒落居南湾村。谷文昌的父亲谷玘和生有三子,谷文昌排名老二。

林县地处河南省最北端,太行山东麓。西乡坪区位于林县太行山的大峡谷中。南湾村三面壁立千仞,一面是干河沟。解放前,这里穷山恶水,土薄石厚,盗匪猖獗,民不聊生。“清早糠,晌午汤,晚上稀饭照月亮,糠菜半年粮。”是当时穷人家的生活写照。谷文昌的童年在饥寒交迫中度过。

家贫无文墨,谷家三代没有一个读书人。谷文昌9岁那年,久旱不雨,债主上门讨账,谷文昌只好给债主放牛抵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15岁,谷文昌就学会了犁田、耙地,成了种地的行家里手。19岁,他跟村里的一名老石匠学手艺。21岁那年,谷文昌的父亲上山砍柴时,跌下万丈悬崖。顶梁柱没了,谷家的生活一下子下入绝境,全家8口人仅靠6分山地糊口。

没有办法,谷文昌只好跟大哥谷程顺去山西闯荡,弟兄俩靠给别人打短工、挖窑洞、当石匠,用血汗换来一些粮食。

历尽苦难的谷文昌也在思考,为什么穷人辛苦劳作却吃不饱穿不暖?这世道啥时候才能够改变?

谷文昌故居


成为群众拥护的农会主席

林县地处豫、冀、晋三省交界,是太行山的门户。为开辟林县抗日根据地,1938年2月,129师太行第四游击支队奉命进驻林县北部山区。

穿行于河南、山西之间当长工、做石匠活的谷文昌接触到了共产党宣传的革命道理,听到了不少有关八路军打日寇、解救贫苦百姓的新鲜事儿。谷文昌看到了光明,心中涌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

1942年下半年,谷文昌回到南湾村。他利用做石匠活的机会,把自己听到的看到的有关共产党、八路军为群众打天下的各种新鲜事儿讲给乡亲们。

这一年,中共林北县委派共产党员郭勋来到西乡坪,1943年6月,中共西乡坪村党支部正式建立。8月,建立了中共林北县委第七分区区委。随后,各村先后成立了农会、民兵、妇救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谷文昌积极向党组织靠近,并参加了村农民抗日救国会。在党的领导下,谷文昌带领群众开展了反奸清算、参军参战、破除封建迷信等工作。不久,他被推举为村农会主席。

这时,谷文昌又当了一次“学生”,成了党组织在西乡坪一座破庙里举办的民校的学生。在冬学里,谷文昌如饥似渴地学习文化知识和党的基本知识,接受革命道理,为自己打开了一扇了解世界的窗户。

年轻力壮的谷文昌动员青壮年参加民兵组织,壮大抗日力量;开展减租减息,斗争地主;教育妇女放脚,指导儿童站岗放哨。由于他干劲足,威信高,人缘好,工作做得有声有色。

1944年3月,这位石匠举起布满老茧的手在党旗下庄严宣誓,成为中共林北县第七区早期18名党员之一。从此,他重新获得了新生,有了“主心骨”,有了奋斗目标,决心一辈子跟党走。


临危不惧组织游击战

入党后,谷文昌的革命劲头儿更足了。1944年10月,他调任中共林北县第七区公所农会干事。他一边防备日伪军的偷袭、扫荡,一边到各村指导工作开展。

1944年,日伪军向根据地发动秋季大扫荡。9月20日,驻扎在姚村的100多名日伪军悄悄向西乡坪一带进犯,企图偷袭我抗日军民。

当时,西乡坪区委正在召开肃清伪匪迎接林县解放的紧急会议。突然,东山头刘家梯方向传来了手榴弹的爆炸声。

主持会议的区委书记警觉地问:“发生了什么情况?”谷文昌神情严肃地说:“有敌情,一定是在刘家梯放哨的民兵发出的紧急信号,我们应立即组织干部群众转移。”

刘家梯距离西乡坪有10里地,地势险要,是通往山外的一条主要通道。为了观察日伪军的动向,区里布置了岗哨。站岗的民兵发现了偷袭的敌军,回去报告已经来不及了,便拉响了一颗手榴弹向区里报信。

万分紧要关头,谷文昌镇定地向区委书记建议:“西乡坪是区公所驻地,应该是敌人进攻的重点。请书记、区长带领干部群众转移,我情况熟悉,由我留下带领民兵阻击敌人。”

谷文昌迅速带领武委会人员和几十个民兵,占据了西乡坪村南的有利地形,准备阻击敌人。不久,站岗的两个民兵气喘吁吁跑回来,报告了详细敌情。果不其然,100多个日伪军听到了手榴弹的爆炸声,知道偷袭行动暴露,他们气势汹汹直扑西乡坪,来到村里却静悄悄的,不知谷文昌凭着对地形的熟悉,早带领民兵与敌人周旋,掩护干部群众安全转移到了西山沟。

日伪军被拖得团团转,摸不着头脑,又怕被八路军截断退路,只好原路返回。

这是谷文昌亲自参加指挥的第一次战斗。他的勇敢机智、临危不惧、不怕牺牲的精神,赢得了上级和群众的认可。战斗规模不大,却锻炼了他的军事指挥才能,是他9年之后指挥东山军民保卫海岛的一次很好地演练。


林州太行山故居院落


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好区长

林县是革命老区,1944年10月全境解放,农民当家做主翻了身,分到了土地,极大地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1946年,在土地改革运动划分成分的工作中,应按比例划定地主、富农。七区所在的石板岩地区,位于高山峡谷之中,耕地很少,而且贫瘠,产量很低。在平川地带一户拥有几十亩、几百亩土地的才划为地主或富农。七区土地最多的农户也就十来亩山坡地,如果把这样的农户划为地主,既不符合实际,也得不到群众的理解。

谷文昌没有机械地照搬上级指示精神,而是结合当地实际开展成分划分工作。他和区委决定按照粮食产量划定。农户李会章,有人认为他应该划成富农成分,结果一算产量,距离富农标准还差两斗,谷文昌顶住压力,将他家化成上中农。李会章后来还捐献了一只金元宝,表示支持新中国的建设。

桃花洞村有一个叫申二旦的大户,其父亲是山区第一个大学生,家境较好。区里有名干部非要把他家划成地主。这位干部说:“没有山神有土地,要在垴胡子(山区一种低矮丛生的木本植物)里找枪杆子。总得划出几户地主,这样工作才会有声有色。”

谷文昌深入群众了解实际情况。最后,他力排众议,将申二旦家没有错划为地主成分,划成富农。申二旦一家对谷文昌感激不尽。解放后,申二旦的两个儿子在长治市参加了工作,大儿子申虎则后来担任过长治市重工局副局长。正是由于谷文昌坚持实事求是,正确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七区的土地改革成分划分工作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


告别老母跟党走

1948年下半年,随着三大战役的结束,解放战争进入了外线作战,全国解放区迅速扩大。向新区输送大批干部,成为老解放区义不容辞的光荣任务。中共林县县委积极贯彻党中央和太行区党委的指示,动员全县干部积极报名到新解放区工作。

远离家乡,到南方解放区工作。许多人不愿离开故土。动员会上,34岁的谷文昌站了出来,大声招呼熟识的干部:“走,我们报名去!人家马书记、蔡部长离开家乡来咱林县闹革命,现在人家又要随军南下,咱林县人也不能当孬种!”在他的带动下,不少人纷纷站起来报了名。

谷文昌报名后,在一张烟盒纸背面写下和本区6名南下干部的保证书:每人家庭早有准备,家庭不会拖(后)腿;阴历正月初九早饭集中十区署,保证当天下午报到平房庄。特此保证。落款为组长谷文昌和以及几个人的签名。

临行前,谷文昌蹲在母亲眼前,默默地为60多岁的母亲洗脚。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谷文昌心潮澎湃。

成了党的人,就得听党的话,就得跟党走!

1949年1月的一天,郭家庄村举行隆重的欢送仪式,“欢送文昌过长江,解放江南老百姓”的大红标语高高挂起。“党需要我们解放江南老百姓,我下定决心,不解放江南死不回来,决不辜负家乡父老的厚望。”谷文昌铿锵的誓言在太行山中回响。

谷文昌义无反顾踏上了南下之路,出太行、渡黄河、跨长江、过沪杭,一直南征直到解放福建省东山岛留在当地。

党员干部在谷文昌故居开展教育活动


一个人好的思想是有传承的。从太行山到福建沿海,从林县到东山,谷文昌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带领东山县人民治服风沙。他带领群众植下的满岛木麻黄,如今已长成防风固沙的绿色长城,把一个荒岛变成了宝岛。

初心不能忘,丰碑在人间!谷文昌同志虽然去世30多年了,“先祭谷公,后祭祖宗”早已成为东山百姓对他的深切怀念。习近平总书记撰文称赞他“在老百姓心中树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是“县委书记的好榜样”。(林州红旗渠报社陈广红)

责任编辑:   王利萍